十分快3

                                                来源:十分快3
                                                发稿时间:2020-08-07 07:34:54

                                                眼下,特朗普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TikTok事宜。对此,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沈逸分析,在商业上获取实质性收益,在全球音视频平台上迅速拓展美国影响,打压中国标志性企业,塑造特朗普“精明商人,强势总统”的形象来改善选情,应该是其主要考虑。提出45天期限,确保谈判结果在2020年9月上中旬出台,正好影响和塑造选举前2个月关键时期的选民认知。

                                                “美国一些人毫不掩饰地宣称美国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主宰全球的‘新罗马帝国’。而这个‘新’,就在于将赤裸裸的军事征服尽可能隐蔽起来,更多采用法律规则、投资贸易、金融体系、知识产权、人权、法治和文化意识形态渗透等来征服和扩大全球市场。如果用约瑟夫·奈的概念来说,美国的全球霸权更多借助于‘软实力’和‘巧实力’。”强世功分析说,美国正是依靠军事的、经济的、法律的和文化的复杂手段,维持其全球霸权地位。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政治上不服从美国,在经济实力上开始挑战美国,就会遭到美国采取各种办法系统打压,即便美国的盟国也不例外。比如法国人卡恩积极推动欧元与美元展开竞争,并主张欧洲与亚洲联合起来,在全球经济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当他准备参加法国总统竞选的时候,美国就在纽约以“性侵”的荒唐理由逮捕并起诉卡恩,虽然卡恩最终无罪释放,但他经此打击已错失参选法国总统的资格,黯然退出政坛。

                                                “TikTok崛起背后的全球高科技产业趋势,是美国政府最为焦虑的。通过国家安全的政治理由,将TikTok一举扼杀,成为美国政府和互联网巨头的共识和默契。”方兴东直言,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名发起的对中国企业的调查和打压,本质上是动用国家手段,限制和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对手,并进而达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

                                                在威胁“封禁TikTok”后,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3日再次发出赤裸裸恐吓: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否则必须关门,而且相当一部分钱要交给美国财政部,“因为是我们让这笔交易成为可能”。

                                                “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真不是TikTok是否安全,而是TikTok崛起所带来的巨大商业利益问题。”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分析说,当今世界,最具资本市场价值、最具爆发力的是互联网服务企业。今天美国高科技第一阵营,也即万亿美元级的FAAMG(脸书、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五家公司,均以互联网服务为基础。而且高科技领域有个重要的“主航道效应”,谁占据了整个行业最具有引领性的趋势,谁就会脱颖而出。TikTok被认为是最近十年内崛起的最成功互联网创业公司,它代表的短视频也是最近十年内最具趋势性的互联网应用,它所代表的短视频服务,也是第一次美国未能引领的下一代互联网服务。TikTok的崛起,势必导致万亿美元级互联网商业版图格局重组。

                                                到底是无奈接受彻底封杀,还是被迫出售给美国巨头,短短数日,一变再变。

                                                “‘美国陷阱’具有双重含义。第一层含义,是指皮耶鲁齐被美国逮捕而陷入美国诉讼法中‘辩诉交易’的‘司法陷阱’;皮耶鲁齐被迫认罪后,落入‘美国陷阱’的第二层含义,即国家与国家之间展开经济竞争和政治竞争的‘经济陷阱’甚至‘政治陷阱’。‘美国陷阱’的运作逻辑就是政商合谋,打压竞争对手和可能威胁到美国利益的其他国家。”孔元分析。

                                                “美国政府介入全球商业竞争,这是由美国国家性质所决定的。美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导国家决策,政府服务于资本家的利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指出,在美国社会,企业利益与国家利益深度捆绑。美国企业在全球经济竞争中的失败也必然导致美国在全球政治竞争中的失败。美国设计了精巧的“司法陷阱”和“经济陷阱”,用以捍卫美国企业在全球竞争中的绝对优势。正因为如此,美国政府可以对美国企业的竞争对手在关键时刻发起致命的精准打击。

                                                然而,这位教师说,在他的合同中有一项“清算损害条款”,要求他在辞职后向Dysart学区支付2000美元。他表示,“当下疫情严峻,到处都有人在失去生命。你们制定的协议无法保证我不会感染病毒,并传染给我的家人。为什么你们一分钱都没给我,还要我付你们2000美元?”

                                                随着事件进入收购谈判阶段,其面貌愈发清晰。业界人士普遍认为,“TikTok事件”是美国政商两界联合发起的一场针对中国优质民营企业的“围剿”。